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谓之忠 >

年幼的女儿目睹父亲过失杀人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天之高也网

  转发赠书

    文:凌霜降      校对:坚持     图:网络

  原创故事《冬雪暖光

  宝宝们周末愉快!今天这个故事是一个清新的亲情小说~写了经历苦难却依然互相温暖的一家四口~希望你也喜欢~欢迎留言讨论哦~今天周五,婶儿又要转发送书啦,只要用心写一段转发语转发这个好看的故事至朋友圈集十二个赞并截图到后台,就有机会免费得到一本书哦~欢迎大家参加这个送书回赠读者的活动~~么么哒

  1

  到了路口拐弯的地方,章暖暖忽然加快了脚步,她想跑起来。

  寒风把一滴树枝上的积雪化成的水珠吹到了她的脸上,那凉,透心般让章暖暖打了个颤。她的心蹦蹦地乱跳着,十分紧张。

  地上有前几天下雪后没化的积雪,若是平时,应该不会摔倒的。但今天,她狠狠地趴下了。

  因为跑得太急,她摔在地上的姿势特别的狼狈。手想撑着地,却撑进了泥水里,腊月雪水的冰冷刺激了她,身体根本没法控制。于是,她的左脸着地一头截进了那堆灰黑白相间的积雪里。

  雪渣子冰凉而又有些坚硬锋利,章暖暖只感觉左脸上一阵刺痛。她被人扶起来的时候,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脸,手有点儿湿她以为是雪水,但她要甩开的时候,扶章暖暖起来的男生说话了,语气有些急:“你受伤了,有点出血,要去医院吗?”

  听到他的声音,被自己手掌上的血丝惊着的章暖暖差点儿跳了起来!她拼尽全力的要甩开对方的手,却又再次被脚下的积雪“算计”了!

  幸好,这一次倒下之前,一双手稳稳地伸出来,扯住了她的书包带子,把她从再次摔倒在泥水里的危险中救了出来。

  章暖暖站稳之后,也顾不上自己的狼狈,以及脸上的疼痛与血迹了,低着头快步就往前走,而且脚步越来越快,心里又是害怕又是气愤:如果不是为了躲他,她至于摔倒吗?

  扶她起来的男生,是班上的顾晓恺。人高,腿长,学渣,校霸,听说他的父亲“进去过”,他自己呢,在他父亲从里面出来前好像一直就是个孤儿,你能想象吗?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在母亲去世后自己住了好几年。大概是因为经历吧,所以谁都怕他谁也不敢惹他。

  特别是章暖暖,刚转学来就被顾晓恺给盯上了,最近更是每天尾随她回家,她真的都快被他吓得没魂儿了!

  2

  快到家的时候,章暖暖感觉左脸上有液体像汗水一样往下滴,这才想起自己的伤口,伸手一摸,竟摸到了一手的血迹,看着手上的红,章暖暖愣住,随即被眩晕袭击,软软地倒地之前,章暖暖想的是:糟糕,自己的晕血症好像更严重了。

  “有个女学生晕倒了!”

  “天呀,怎么一脸血!”

  “这不是章老师家的女儿吗?”

  “哎哟,可怜了,这么漂亮一个姑娘,会不会毁容了呀!”

  章暖暖只觉得心脏像要爆开一样,而四肢发软完全使不上力气,偏偏耳朵好似还有些听力,听得见围近过来的人在说什么!

  “她晕倒了,我送她去医院。谁有她妈妈的电话吗?请打一下她妈妈的电话。”

  听力也越来越微弱了,这个声音,是顾晓恺吗?不,她不要他送去医院呀。她害怕他呀。章暖暖想发出反对的声音,但是,她彻底失去了意识。

  章暖暖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到妈妈躺在一片鲜红的血迹里一动不动,那些血把妈妈的头发都给染湿了,她奋力跑过去想把妈妈扶起来,但是却滑倒了,她倒在妈妈身边,害怕地大哭至晕厥……

  “暖暖,暖暖。妈妈在这儿。妈妈在这儿。”一双有些微凉的温柔的手把章暖暖从恐惧的梦中拉回了现实世界,看到妈妈温柔美丽的脸,章暖暖终于感觉急速到毫无规律的心跳慢慢地慢了下来:“妈妈。”

  然后,章暖暖想起了自己晕倒之前听到的话,是谁送自己来医院的?是他吗?但妈妈没说,她也没问。妈妈特别温柔,但也特别脆弱。章暖暖不想让妈妈知道自己被校霸尾随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后,章暖暖才像所有的漂亮女孩一样,开始找镜子,想看看自己到底伤成什么样儿。

  3

  “没事了。你摔倒的时候,脸可能碰着了个尖利的东西,破了个小口子。”妈妈温柔地把她抱进怀里,轻轻拍拍她的背:“别怕,没事了。妈妈在这里呢。”

  但章暖暖看着镜子里那个左脸上贴了纱布的自己,真的一点儿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会毁容变丑吗?”

  “可能会有一点小疤痕,没事,医生说等长大后还不消,可以用美容手术消除。”因为害怕章暖暖会崩溃,妈妈说得有点小心翼翼:“你要是很介意,我们也可以从现在开始治疗……”

  “没事。很好。”章暖暖把镜子倒扣在被子上,声音变得很低:“反正长得太好看,其实也不是一件好事。”

  “暖暖……”

  “不是吗?妈妈?”

  “不是的……”妈妈想反驳章暖暖,但是却觉得什么理由都很无力,因为这些年来,妈妈和章暖暖的几次三番地失业与搬家,几乎都与母女俩出色的容貌有关。听说,父亲出事,也与母亲出色的容貌有关。

  半年前,在被一位邻居半夜打破窗户进屋骚扰之后,母女俩终于决定从乡下小镇搬回到城市里来。

  这里是妈妈出生长大的地方,有外公外婆留下的一套旧房子。在这城市里,单亲家庭好像比较正常,像章暖暖的同桌历小含家里,也是只有妈妈和女儿。不至于像小镇里那样,一对漂亮的单亲母女,总是被人指指点点。

  癫娴病初犯是什么原因章暖暖和妈妈的生活也恢复了平静,城里的女孩都打扮得像花朵一样漂亮,章暖暖庆幸自己不再是唯一的焦点。

  如果不是顾晓恺忽然把那个强行要请章暖暖周末一起去看电影的男生揍了一顿,章暖暖真的觉得生活已经重新开始了,她可以安安静静地长大了。

  4

  章暖暖也是直到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才注意到顾晓恺这个人的。

  那个拿着电影票要约她周末去看电影的男生,是家境很好学习很糟糕脾气很坏的男生。章暖暖拒绝之后,他一下就把章暖暖的书包摔在了地上。章暖暖忐忑不安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便听说那个男生被顾晓恺揍了。

  虽然历小含整天都说顾晓恺好高好帅又很酷,要是学习再好点儿就完美了之类的话。但章暖暖完全不去想男生女生的那些事儿,她只想好好补上在乡下落下的功课,做个好成绩的乖学生,安安稳稳地考上高中,再安安稳稳地考上大学,找一个安安稳稳的工作,和妈妈一起过平静又幸福的生活。

  真的,做为一名,父亲曾经是罪犯的女儿,她最希望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

  在章暖暖七八岁时,被其他同学嘲笑没有爸爸而哭着回家时,曾经在妈妈所有的相片里翻找过,试图找一张爸爸的照片去堵那些同学的嘴。但是,一连好几年,她从来没有找到过。而妈妈,也从来不肯提起爸爸一句。章暖暖在不懂事的时候,曾经向妈妈问起过父亲的下落,父亲长什么样子。但是,妈妈的回答总是一样的:她温柔地对章暖暖笑,告诉她:妈妈永远爱暖暖。

  慢慢地长大后,章暖暖从周围人的闲言碎语中,才多少知道一些妈妈与父亲的往事:妈妈是高高在上的城里姑娘,父亲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乡镇小流氓,因为一次郊游,两人结识,之后妈妈义无反顾地嫁给了父亲。两人搬到乡下居住,父亲开店,妈妈在学校教书。直到有一天,父亲因为过失杀人被抓起来判了刑……

  章暖暖没有否认过父亲对自己的生活的影响,街坊邻居的指指点点,小朋友们无意的伤人之语,妈妈独自抚养她的艰难……她从最初的不忿,伤心,埋怨,到今天终于安然接接受了现实,最希望的,也只是能和妈妈一起平静地生活下去。

  5

  所以,对于顾晓恺,章暖暖第一想的并不是对他的好奇,而是一定一定要离他远远的。

  可谁能想到呢?她越不想理他,就越引起了他的注意。顾晓恺甚至为了她和那个男生打架了,而且把人的头都打破了,听说还缝了好几针呢。

  这也就算了,学校里开始流传出顾晓恺喜欢章暖暖之类的谣言,还说谁要是敢接近章暖暖,谁就会挨打之类。

  学校里风纪很严格的,每天上学校长都亲自检查校容校貌,章暖暖不信那些谣言,可是更令她害怕的事情来了:顾晓恺竟然开始在放学之后尾随她了!

  听说,顾晓恺的父亲也特别厉害,是从里面出来的,收养了顾晓恺后顾晓恺更是谁也不敢惹了。

  历小含说她见过顾晓恺的父亲,脸上有疤,特别特别凶。

  别说其它了,这些事儿就是听一听,章暖暖都觉得心里发悚。

  章暖暖是故意露着还贴着纱布的脸去上学的。

  出门前她特意照了一下镜子,嗯,看起来真挺丑的。那块纱布算是给她毁容了。

  脸戴纱布的章暖暖确实把班上的好些同学都吓着了,特别是她的同桌历小含,瞪大眼睛大叫了一声:章暖暖,你怎么毁容了!?

  章暖暖故意低头没回答她的话。半天功夫,不但班里的同学,连隔壁班的同学都来走廊里瞧热闹:“听说,从乡下转学来的那个小章子怡毁容了?”

  章暖暖低头看书,回避那些探究与好奇的目光。她的耳朵却竖了起来,仔细地听着教室最后一排里面角落那个位置的声息。

  6

  第三个来打听章暖暖的邻班同学在教室后门出现后,后排最里面角落那个座位上一直沉默坐着的顾恺之忽然站起来,一脚把凳子踢得老远:“你才毁容!你全家都毁容!”

  当时,一直假装低头看书其实却分外注意着后排的动静的章暖暖,真是忍都没忍地打了个哆嗦:顾晓恺不可怕?可能吗?根本不可能呀!

  在她眼里,简直连窗外的树枝都对顾晓恺害怕得簌簌发抖!

  上学放学时要走过的那两条街道一共三公里的路,简直就成为了章暖暖的梦魇,有好几次,她仔细地看自己脸上已经揭去纱布的那个疤痕,那确实让她难看了很多呀。为什么顾晓恺还是跟着她呢?!他到底想要做什么?想要做什么坏事吗?

  这种忐忑与疑惑让章暖暖的神经几乎紧张到了极点,终于,在顾晓恺忽然出现在她面前递给她一样东西时,她跳起来了!

  “顾晓恺我不管你在想什么你要对我做什么我反正是不会像我妈妈那样的。我不喜欢男生也不会和男生做朋友我讨厌男生也害怕你们这些男生请你离我远一点求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很害怕你很害怕你呀!”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章暖暖闭上眼睛,看都没敢看顾晓恺为什么忽然拦在了自己面前,手里递过来的又是什么,她只管自己闭着眼睛连气儿都不喘地把一连串儿的话都说出来了。

  静默。对于章暖暖来说,空气中是可怕的寂静的沉默,连马路上经过的汽车的声音,似乎都有点儿小心翼翼地不敢大声发出声响。章暖暖像一只遇险的小刺猬,竖起了全身的刺儿。

  “给你这个。”

  已经告诫自己进入了战斗状态的章暖暖一下愣住了,那双惊惶的眼睛瞬间回归了美丽的清澈,无辜地瞪着面前的顾晓恺,半天没再动一动。

  7

  顾晓恺很高,那个子大概都快一百八十公分了。听说他的篮球也打得很好,还有体育学校想特招他。但在章暖暖这里,顾晓恺的高给了她一种压迫感,因为在她的记忆里,她的……父亲也很高。

  顾晓恺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幽黑的眼眸中,似闪过一丝尴尬与不忍,他把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都有哪些手里那个粉绿色包装的瓶子又往章暖暖面前递了递:“拿着。”

  他的话很少,几乎都是几个字几个字地说,章暖暖再次被他语气里透露出的一丝不耐吓住,她控制不住自己地伸出了手,而他把那个瓶子往她手里一塞,便转身手走了!

  过了好一会儿,章暖暖才反应过来,顾晓恺是真的走了。她松了一口,站在原地,等待力气慢慢地回归双腿后,才继续回家。

  顾晓恺给章暖暖的,是一个全日文包装的瓶子。章暖暖回到家之后,拍了照片上网查了查,发现那竟然是一瓶医学美容界公认的最好的去疤痕喷雾!

  顾晓恺,他为什么要送自己这个东西?那天晚上,章暖暖照了好几次镜子,还是没能找出答案。

  但令章暖暖高高地吊起的心慢慢地放下的是,顾晓恺没再尾随她了。

  真的,她仔细地观察了两天,顾晓恺还是像往常一样,在放学后不远不近地跟在她身后走出了校门,但出了校门之后,她往左边走,顾晓恺就往右边走。章暖暖故意停下过好几次回头仔细查看,她真的没有再发现顾晓恺的身影。

  8

  但是,没几天,章暖暖才缓缓落地没几天的心,又再次被高高地吊了起来:她发现,妈妈可能遇上麻烦了!

  那个高大的额角上有一道疤痕的男人,是章暖暖在妈妈上班的舞蹈教室楼下意外发现的。

  妈妈在结婚之前,学了十几年舞蹈,人又长得漂亮,所以即使在乡下小镇生活,也从来没有离开过她的专业,以前是在一个幼儿园里教小朋友,现在是在一间舞蹈教室上班。

  那天是妈妈的生日,母女俩约好,章暖暖要用自己的零用钱请妈妈吃个饭。章暖暖放学后就搭公交车去了妈妈工作的地方等她下班。

  那天的天气有点儿冷,章暖暖不但戴着手套口罩,还把羽绒服的帽子戴上了,连脸都一起被包在衣服里,她感觉自己很安全。她没上楼叫妈妈,打算等在楼下给她一个惊喜。

  所以妈妈面露愠色快步从楼里走出来的时候,竟没有发现站在一棵香樟树下的章暖暖。妈妈的身后,就跟着那个额上有道疤的男人:“章菲,你听我说,我真的是在里面表现好才提前出来的。我改好了。我收养了个儿子,他可以证明的!我现在也没有要她怎么样,她不接受我也没有关系,我只是不想让她受伤害!”

  她?她是谁?章暖暖有些不解,想走近过去听清楚些,但那两人之间紧张的气氛又把她的脚步给吓住了。

  “是吗!可是你早在十二年前就把她伤透了!请你像以前一样再也不要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妈妈看起来很生气,在章暖暖的印象里,妈妈永远是温柔的,她没有见过妈妈这样凶地说话的样子。

  而面对着这样的妈妈,那个额上有疤痕的男人一脸凝重,那神情像积了许久的严冬,让他看起来更可怕了。

  9

  章暖暖被吓得彻底地躲在了树后,直到妈妈气呼呼地离开,而那个男人也走远之后,章暖暖才开始挪了一下自己已经开始僵硬的身体。

  “妈妈,我为什么胆小?看到自己流血,都会吓得晕倒。”吃完晚餐,母女俩散步回家的路上,章暖暖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晕血症的成因,她查过,是遗传的。但是,妈妈并不晕血,而她的父亲,是那样的人,应该也不会晕血。那就只有心理原因了。章暖暖怀疑和自己总是做的那个可怕的妈妈倒在血泊里的梦有关。但是,妈妈从来不说起她小时候的事情。

  也许,在妈妈心里,父亲留下的伤痕比留在自己心里的伤痕,要深许多。

  “也许,等你再长大一些,再见识多一些,你的晕血症就会好了呢。”妈妈温柔地微笑着,依旧没有正面回答章暖暖的问题。

  以往,章暖暖会觉得这样的妈妈很好,但此刻她却觉得妈妈是有距离的,这种距离就是:妈妈总是把她当成了小孩,妈妈总是深深地藏起她的忧伤和秘密,只把温柔美好的一面给她看。

  “妈妈,人会变好的,对吧?”章暖暖还是没敢直接问起关于父亲的事情,甚至是关于今天她看到了那个男人和妈妈争执的事情,她都不敢问。

  “也许吧。”妈妈用她那双温柔又漂亮的眼睛看着章暖暖:“今天你有点儿不一样呢?怎么了?”

  “哦,只是想起了那个送疤痕药给我的同学。”章暖暖随便找了个理由解释自己的反常。

  9

  但章暖暖还没想清楚妈妈陷入了什么样的危机,事情便有了让她自己惊惶的变化:已经一连两天了,每天上学放学她经过两条街道的交叉路口的时候,她都看到那个额角有疤痕的男人

  在路口对面的那个洗车店门口站着!

  一开始,她以为是巧合,但是一连好几天,她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男人分明是在看她!

  他,是谁?会是……那个人吗?她的……父亲?

  因为父亲,妈妈很伤心,所以她从来不提起他。章暖暖稍稍懂事之后,也不再问了。因为每一次她问起父亲,第二天,妈妈的眼睛都像桃子一样是红肿的,章暖暖知道,那是哭很久很久之后眼睛才会变成那样的。

  已经快两周了。章暖暖终于断定,那个男人出现在那里并不是偶然了。他总是在她上学放学的时候都站在那里向这边望,隔着马路,章暖暖都觉得他的眼神特别的复杂,复杂到可怕。

  但是章暖暖并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妈妈,她怕妈妈担心,更怕妈妈去找那个人和他发生冲突,如果妈妈受到伤害,那是章暖暖最不愿意看到的。

  最近学校开了好几次会,说最近有逃犯流窜到了本市,市里治安不是太安全,在逃犯落网之前,希望同学们上学放学有家长接送,如果家长不能接送,也要和其他同学结伴同行。

  历小含平时是由她妈妈接的,但最近几天历妈妈出差,于是吩咐她和章暖暖同行。

  历小含善良单纯,章暖暖很乐意与她交往,对历妈妈说一定照顾好历小含。

脑外伤性癫痫病能治好吗  10

  “章暖暖,你不怕吗?怎么不叫你妈妈来接你?”历小含其实挺佩服章暖暖的淡定的。章暖暖和其他的漂亮女生好像不太一样,脸上摔出个疤这种事情,别的女生早哭瞎了,可章暖暖就像啥也没发生一样,遮都不遮一下,唉,大概漂亮女生就是自信吧。

  “我妈妈最近比较忙。”妈妈确实最近找了兼职很忙,最重要的是,章暖暖怕妈妈担心,也怕妈妈发现那个人每天都在马路对面偷看她。

  “我告诉你,漂亮女生的自信不能用在这样的时候,那可不是普通人,是逃犯呀。真倒霉,怎么就跑来我们市里了呢。”历小含不能理解章暖暖脸上的迷之淡定。

  “放学就回家,不乱跑,应该没事的。”事实上,章暖暖又发现了一件事情,这两天,顾晓恺好像又开始尾随她了,虽然尾随得比以前远了很多很多,但是,她还是发现了。

  不过,令她自己也奇怪的是,从她在自己的书桌抽屉里又发现了另一瓶新的去疤痕药之后,她好像就没那么害怕顾晓恺了。

  意外是在历小含妈妈出差回来的第一天放晚学后发生的。那天历妈妈本来说要载着章暖暖一起走的,但是章暖暖看她的电动车上还载着一些货物,就拒绝了。

  而且她用眼角的余光注意到,顾晓恺并没有向校门右边走,而是远远地跟在了她的身后。她忽然觉得安心。

  11

  章暖暖仔细地分析过自己,为什么她之前一直觉得顾晓恺很可怕呢?

  现在看来,他好像也并不那么可怕?他功课虽然不好,但上课不捣乱,有特别过份地惹老师生气的男生,他还会出头教训。大多数时候,他都在后排睡觉,并不是大家传说中那种爱打架爱惹事的校霸男生。大概是因为他长得高大壮实,又不喜欢笑,所以大家都害怕他吧?

  那天又走到那个路口的时候,章暖暖走得特别小心,因为前一天又下了雪,那里有一根水管好像在渗水,积雪和水都结了冰,特别滑,她害怕自己再摔倒一次。

  警笛声忽然而至并由远而近时,章暖暖有点没反应过来。

  那个一脸凶狠的男人从马路对面狂奔过来的时候,章暖暖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要躲!可是那个男人已经近身过来了,他的双手向章暖暖抻出来的时候,章暖暖凭着害怕的本能想挣扎着逃开,但却被那个人胳膊上的渗出来的鲜红色给震住了。

  章暖暖倒下的时候,想:完了,这糟糕的运气,说不定是逃犯让她遇着了,然后她的老毛病还犯了。

  “章暖暖!”好像是顾晓恺的声音。

  “你伤害了我女儿还想跑?!”这愤怒的声音是谁的?

  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强烈的晕眩感暂时夺走了章暖暖的所有知觉。

  12

  章暖暖再次在医院的病床上醒过来的时候,很意外地看到了很少在自己面前哭泣的妈妈竟然双眼挂泪,她顿时顾不得回忆梦中的害怕,赶紧问妈妈:“妈妈?我怎么了吗?我要死了?”

  “没。没有。”妈妈摇头回答着她,脸上似乎想对她像以往那般笑,但扯出来的却是一个比笑还难看的表情。

  章暖暖是在出院之后好几天才知道的,那天,那个逃犯穷途末路,确实想抓章暖暖做人质来着,但章暖暖被他手臂上的血吓晕让他愣了一下。就因为愣了那么一下,他随后被一对见义勇为的父子制服,其中那个父亲受了很重的伤。

  那对父子就是顾晓恺和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就是那个总在马路对面在放学时看章暖暖的额上有疤的男人。

  “没想到吧?顾晓恺竟然是英雄耶。我早就告诉过你,他特别酷。”是历小含将这一八卦添油加醋地告诉章暖暖的。

  章暖暖愣愣地看着后排最角落那个已经空了几天的位置,内心五味杂陈,好久都没说出来一句话。

  那个额角有疤的男人,是顾晓恺的父亲吗?那他是怎么和妈妈认识的呢?她还以为他是她的父亲……哦,对了,顾晓恺被收养的,那么,那个人,还是有可能就是她的父亲?

  13

  章暖暖是在医院的走廊里遇到妈妈的。妈妈手里提着一些水果,站在一间病房门口,一动不动的。

  章暖暖心里一动,没有马上走过去,反而闪身退回了电梯间里。她找了一个巧妙的她能看到妈妈妈妈却看不到她的位置,静静地望着仍然定定地站在那里,似乎很是犹豫要不要敲门的妈妈。

  病房里的人,是那个人吗?

  章暖暖综合了在学校里能听到的所有关于这件事情的讨论,推断了那个人住的病房的位置。她本来,也只是想悄悄来看一看。

  章暖暖没有想到的是,妈妈竟然也来了。

  病房门忽然打开了,妈妈尴尬急走,装做是路过的样子。从病房里出来的人,竟然是顾晓恺。他手里拿着一个水壶,看着妈妈走远的背影,好一会儿才转身走来开水房这边。而章暖暖又下意识的,躲进了步梯间里,然后,像惊惶的兔子那样,飞快地一口气从八楼跑到了一楼。

  出了病房楼的大门后,冬天凛冽清新的空气让章暖暖过分紧张的心瞬间又冷静了下来:呃,不管他是不是自己的父亲,他为了救自己而受伤住院了,她总应该去看一看的,这是礼貌对不对?

  章暖暖再次乘坐电梯上楼,叮,电梯门打开了,章暖暖看到电梯门外站的就是顾晓恺时,电光火石间,她竟收住了要跨出去的脚步!电梯门再次合上往上走时,章暖暖没忍住伸出手拍了拍狂乱地暴跳着的心脏:好险!

  那天,章暖暖跟着电梯,上上下下了好几次,直到有一次,电梯在八楼停下时,电梯门外一个人也没有,她才咬着嘴唇跨了一大步走了出去。

  14

  “妈妈,我想知道关于爸爸的事情。”

  母女俩简单温馨的晚餐之后,妈妈在洗碗,章暖暖站在旁边接过妈妈洗好的碗仔细擦干,再一个一个地放进碗柜里。

  厨房小小的窗户外,近哈尔滨治癫痫病医院哪家靠谱处的霓虹,还有远处那像一条流动的灯河一样的车流,给冬夜增添了几分暖意。而章暖暖,终于在事隔六年之后,再次问起了这句话。九岁那年,自从她知道每当自己问起父亲时妈妈总是偷偷哭泣之后,她就不再问了。

  “那时你才两岁多。那个人,他曾经也向我求婚,但我嫁给了你爸。那天他闯进我们家里把我打晕了,你爸爸非常愤怒,他和那个人打了起来,根本不顾及你……我当时晕倒在地上……你爸爸后来把那个人送去医院,但是,已经晚了……很抱歉,你那么小就让你看到那样的事情……你的父亲年轻时脾气急,很容易冲动,但他是个好人。”而妈妈,也第一次正面回应了章暖暖的问题。她低着头,洗碗的动作变得特别用力特别慢,她的声音平静中又带着深切的歉疚与哀伤。

  章暖暖看着难过得几乎不敢抬头看自己的妈妈,想起过去十几年来,母女俩艰难生活的种种,以及妈妈不管在外面遭遇了什么,永远在自己面前保持的温柔笑脸,像快进的电影画面般从章暖暖的脑海里闪过。

  妈妈终于愿意说出来了,是不是,那个心里的伤口,也要开始好了呢?而幸运的是,自己心里的伤口,好像好得比妈妈早一些呢。

  章暖暖伸手稳稳地接过妈妈递过来的湿漉漉最后一只碗,一边擦干一边安静而又坚定地说:“妈妈,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们。你把我照顾得很好,爸爸他,应该也很爱我,我也是一个特别幸福的孩子。”

  妈妈没有说话。她只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双手撑在洗碗池边上继续低头不语,而章暖暖分明看到有清澈的泪珠一朵一朵地滴落在水池里。

  15

  那天,在医院里,章暖暖走出电梯门后,走到了妈妈站了很久都没有敲门进去的那间病房门前,也像妈妈一样在门口站了好久。她鼓起了几次勇气抬手要敲门,但最终还是灰溜溜地逃跑了。

  那天下午,走廊里非常安静,所以她站在门外,门里父子俩的对话,她听得清清楚楚:

  “爸,暖暖和阿姨都来了,可能临时有事,她们才没进来看你。”顾晓恺的声音有着一个十五岁少年不应该有的成熟。

  “嗯。我知道。她那么善良,女儿一定也教得特别好。我年轻时脾气暴也不懂事,只想着你伤害了我老婆我要你百倍还回来,根本没顾及才两岁多的暖暖就在旁边……如果不是我,她不至于有晕血的毛病……我让你跟着她保护她,她竟然吓得摔成那样……唉,这些年我不在,她们肯定也吃了很多苦……不过老天算待我不薄,提前出来了,又认了你这个好儿子。”

  “你是个好父亲。”

  “我不是,没能一直好好保护她长大……”

  那天离开医院的时候,章暖暖忍着眼泪忍得眼眶都红了。

  母女两将心事说开之后,妈妈似也变了许多。妈妈在两个舞蹈教室上班,每天都很忙,但是整个人都显得特别精神,看起来更美丽了。

  章暖暖不知道妈妈有没有再到医院去。但是,她去了。

  她敲开了病房的门,却发现,里面的住的人已经出院了。

  而顾晓恺,也已经出现在他的座位上,虽然他的成绩仍然不怎么好,但是他出现在篮球场上的次数多了。班上有许多女生都喜欢去看他打球。偶尔,章暖暖也跟着历小含去看他和别班的比赛,顾晓恺奔跑跳跃,三分球特别准,看起来还真是有点儿帅。

  章暖暖也进步了不少,上学终于变得轻松了。

  腊月已深,这个北方城市里的大雪小雪一场接着一场,天气也一天冻似一天。

  章暖暖上学经过的那两条街交接路口的那个漏水的水管,终于修好了。

  每天天还很早的时候,那个路口的积雪就被人仔细地清扫干净,并没有堆在路边,而是运到了远处的绿化带里。

  路面干干净净,没有刮蹭后吵架的汽车司机,也不见了滑倒的行人。

  那个额上有疤的人还是每天站在路对面那个洗车店的门口向这边望,每次看到章暖暖的时候,他都在笑。

  章暖暖虽然还是每一次都低头走开,但是,她已经不害怕他了。

  谁会害怕自己的父亲呢?

  他就站在街的对面看着她微笑,早上的阳光很暖,傍晚的路灯,也很暖。

  章暖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让妈妈与父亲重归于好,但她想,在这样的冬日暖阳里,内心善良的人们,是最终都会原谅对方的吧。 

  <完>

  上周中奖

  上周中了特签的是

  没有人~~上周没人给我截图~~所以没有人中奖~~ 

  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转发给朋友

  我有可能也会送你一本书哦

  活动每周进行~谢谢宝宝们的支持~ 

  本周投票

  特签指南

  第一步:分享本条推送至朋友圈+走心地说说你对这篇文的想法或者把婶儿介绍给朋友。

  第二步:转发截图发给婶儿的微信后台即可参与投票环节,转发语写得越走心越有可能得到书哦。

  第三步:下周五通过投票(刷票无效)选出。最高票数的获得精美特签书一本。(活动长期有效,每人每月有一次机会)

  凌霜降

  少女心与清醒现实共存的婶儿

  愿晴空有见  愿安度一生

  ○

  好故事|啃狗粮|特签书

  左边关注右边赞赏,你们随意么么哒~

上一篇:小事件_经典文章

下一篇:生病问候短信_句子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