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风雨重 >

老油条的琉璃梦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天之高也网

  1

  周五下班后,南城匆匆回到家,白晓雪已经洗完澡摆好了姿势,如刚刚修剪过的鲜嫩玫瑰。

  白晓雪是南城的情人,每个周五都会过来——当然,前提是他老婆金琳不在。不过,南城已经不记得老婆上次在家是什么时候了,她是一个工作狂,眼中除了升职就是加薪。现在,白晓雪的身体有着致命的诱惑,让他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其中……门铃突然响了,南城强迫自己在高速狂奔的路上停下来,努力让自己的喘息平缓:“哪位?”“请问是金总的家吗?”一个怯怯的女声问,很低,很不安。南城有些不耐烦,随手套上短裤,裸着上身将门打开一条缝:“什么事?”他讨厌老婆的员工找到家里,而老婆却不回来。门外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校服的少女,很瘦小,很拘谨,她说:“对不起,打扰了。金总说,让我到她的家里暂住……”暂住?南城的火气陡然遇到了阻力,在腹中化为无形。这个金琳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她不知道,她的老公现在是个饥渴的野兽,什么样的女人都想吞入腹中吗?

  “呃,那你等等!”南城关上门,奔回床边,一边穿衣,一边对白晓雪说,“快起来,走吧!”白晓雪有些吃惊:“城,怎么了?你老婆回来了吗?我……我还没好呢!”南城叹了口气,挥手让她快点离开。情人,其实是不需要情感来维系的,他只要在她的包里多放一沓钱,她就会乖乖地听话。相对于错综复杂的男人与女人之间,这样的关系最保险。放出白晓雪,又把少女让进屋中,南城有些不好意思。女孩儿很小,好像高中生的样子,他对于刚才让她看到了自己裸着的上身感到害羞,而如果她不傻,也该知道刚才他跟白晓雪在干什么。哼哼半天,南城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儿叫琉璃,很美的名字。南城问她来这里的原因,琉璃说不上来,她似乎比南城更加紧张,他问一句她答一句,长长的睫毛深深地垂着,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一样。

  南城终于放弃了,家里有客房,他让琉璃休息,自己则给一个多月没有联系过的老婆金琳打电话。不管怎么说,她强塞一个女孩儿到家里来,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治好小儿癫痫病

  金琳的电话却总也打不通,这让南城有些烦躁,找了个小丫头到家里来监视自己吗?可他们俩结婚这么多年,早已达成了默契,互不干涉,经济和权利都是互相独立的。金琳先斩后奏,把这女孩儿强塞给他,自然是缺德在先,那么他也不用跟她客气,想办法把那女孩儿赶出去就是了。

  第二天,南城一直睡到了八点,本来不想起床的,想到家里还有个陌生人,他还是勉强穿上了衣服。

  琉璃正在厨房里做饭,她低着头,很认真地望着眼前的土豆,纤细的手握着那把菜刀,似乎有一点不适应。不过,成果还是慢慢出来了,案板上堆起了细细的土豆丝,很均匀,刀功倒是不错。南城当场拍手鼓励:“不错不错,好细的土豆丝啊!”表扬破坏了之前的气氛,琉璃的脸红了,再切下去也没有之前整齐,眼睛瞟来瞟去的,刀很自然地就落到了手指上。惊叫一声,琉璃扔下菜刀,举起了鲜血淋漓的手指。

  南城赶紧上前,就像妈妈曾经做过的一样,把她的手含进自己口中,吮吸了一阵松开,笑道:“看,没事了,以后得小心点!”说完,他才发现这个场面有些暧昧,以他结婚十年阅女无数的老男人情怀,握着一个女孩儿的手实在是太小儿科了。可琉璃不同,她的心很干净,爱情方面更是一张白纸,这样被一个陌生男人握着,她很害羞。南城也是从她羞得不敢抬头中发现了一丝不对,赶紧放下来,退出了厨房。

  早饭是土豆丝加二米粥,很干净营养,南城喝了三碗,连连夸奖她手艺高超。琉璃红着脸,连谦虚的话都没说出来。

  “很好的姑娘,就是太内向了!”这是南城对她的评价。既然联系不上金琳,那就算了,反正有个给自己做饭的人也不错。

  2

  周末照例是跟一群狐朋狗友狂欢,先是踢球,然后跑到之前常去的餐厅,跟老板娘调调情,摸摸服务员的屁股,然后喝个一醉方休。跟之前的所有周末不想回家的情况不同,这一次南城很想赶快到家。晚饭刚吃完,他拒绝了那些家伙再去唱歌的邀请,急急地开车往回赶。琉璃那小丫头在干什么?他似乎有一点担心,却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来。

  走进家门,担心变成武汉治疗癫痫哪里治的较好了现实,饭桌上整齐地放着四个盘子,都用碗扣着。很明显,这是为他准备的。琉璃没在,卫生间里传出“哗哗”的水声,想必她是在洗澡?南城有些慌乱,他赶紧放下包,奔到餐桌旁边,四菜一汤,有荤有素,都是他爱吃的。赶紧用手偷抓了几片放进嘴里,味道不错,看来这个琉璃,还真有做贤妻良母的潜质。

  卫生间的门开了,琉璃走了出来,赤着脚,身穿吊带睡裙,白嫩的肩裸在外面,说不出的妩媚性感。她并不知道南城回来了,很自然地将门关上,拿着刚洗好的内衣去阳台,小脚丫踩在地上,留下一串美到极致的脚印。

  见她直接走到外面的阳台,南城追了过去:“怎么不穿鞋呢?地上多凉啊!”琉璃猛地站住了,然后急转身,跟冲过来的南城撞到一起,沐浴露的香味,夹带着少女特有的体香,差点让南城窒息。

  “南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琉璃红着脸,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南城笑了笑:“刚回来!阳台的地面是瓷砖,不可以光脚上去,我帮你晾!”不由分说拿过她手里的衣服。

  晾的时候他就后悔了,胸罩,内裤,他的手落在那薄如蝉翼的质地上,竟然有一丝滚烫的感觉。血液在头顶“哗啦啦”地冲撞着,南城有些克制不住,他暗骂自己不是东西,琉璃还是个孩子呢,他这棵久经风霜的老木头,哪里配得上人家?

  两人一起吃饭,南城把自己今天做了什么讲给她听,琉璃没问,但南城愿意讲。他隐约觉得,琉璃是愿意知道的,只是羞于问出口。吃过饭,南城带着琉璃去超市,她赤脚,是因为没有带拖鞋来,没有经过允许,又不好穿主人的鞋子。

  南城给琉璃买了很多日用品,除了拖鞋,还有内衣。他在晾晒那些小衣衣的时候,在上面发现了一个磨破的小洞,内裤也快磨得透明了,不知道琉璃的家庭到底是什么样的,竟然连这样贴身的衣物都如此寒酸。#p#分页标题#e#

  回家的时候,南城问起琉璃的家,她低着头不说话。南城也只好不问,可现在跟以前不同,他想知道关于她的一切,看看自己有没有机会可以帮她。

  3

  直到周一,南城才知道琉璃在这个城市的一所高中上学,癫痫的病因有什么他把她送进学校,下午又急急地去学校接她。看着她站在那群少女中间孩子一般的模样,南城心如刀割,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伤着了,而他却无能为力。

  回到家中,琉璃开始做饭,她做的时候,他就靠在门框上看着:小小的身体,被一件大大的围裙包裹住了,所有的美都在她的脸和脖子上散发出来。倒上油,放进菜,“吱啦吱啦”的,南城几乎被那浓郁的烟火气息熏红了眼。

  两人就这样相安无事地生活了一个月。南城推掉了所有女人的邀约,他突然发现,每天下班以后,能够给等待自己的那个人捧场,吃一碗她做的粥,比起激情四射的过去要有趣得多。

  他没有再联系过金琳。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急切地想知道琉璃来家的来龙去脉,越相处,他越不想知道,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过下去也挺好。琉璃是个温柔的女孩儿,她很快就开始打理他的衣服,那些衣服经由她的手洗过,带着馨甜的味道。

  在收到金琳十几个未接来电以后,南城在某个下午见到了她本尊,依然是干练的职业套装,眼神中带着一丝恼怒:“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南城笑了:“怎么了?我打给你,你不也没接嘛。”

  金琳气结,不过,她好歹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职业熟女,很快就攀爬到了南城的脖子上,在他怀里厮磨。在商业上叱咤风云的金琳,在征服男人方面也有一套,南城很快就沦陷了,他不得不承认,金琳是传说中不折不扣的白骨精。

  两人安静下来,开始谈起琉璃。金琳似乎很惊奇:“我去云南了,公司里做慈善项目,我们在那里买了块地造房子,老总说只要我把这个项目监理完,就提我为副总。我想你一个人在家这么长时间,生活上怎么办呢?就给你找了个保姆……是四十多吧?叫张阿姨,哪里叫什么琉璃。”南城沉下脸来:“张阿姨?那么琉璃是怎么回事?”

  当南城说这段时间照顾他的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时,金琳有些惊讶,更有些心慌,因为她从南城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叫温柔的东西,而这是她跟他相处这么多年从未见过的。

  两人一起回了家,琉璃雀跃着跑出来,看到金琳,那吃惊的样子让南城心痛。
癫痫病能治愈么>  4

  第二天,正在工作的南城接到了琉璃的电话,她的声音迟疑,却又有一丝坚定:“南哥,你能回家一趟吗?”

  南城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回去。琉璃在她的房间,地上放着两个包,是她的行李。她穿着睡衣,脸蛋红红地望着南城,大大的睫毛根部有些湿。南城望着她,心里没来由地跳个不停。

  纤细的手攀上肩膀,琉璃将那条吊带裙褪了下来,粉红色的蓓蕾开放在雪白的小山丘上,羞涩而动人。瓷白的身体上没有丝毫瑕疵,她闭上眼睛,睫毛颤抖着,脸蛋慢慢昂起,等待他的降临。

  南城呆住了。他的血液在身体中流淌、喷涌,一股热热的感觉从心底升起。这要是其他的女人,他会毫不犹豫地将她压倒在床上,给她最猛烈的冲击。可……她是琉璃。

  南城走到她身边,从地上捡起那条睡裙,慢慢地套在她身上:“傻丫头……”他转过身想走,琉璃在身后将他抱住,她的胸不大,却紧实而带着张力,压着他的后背,南城不由得一阵痉挛。琉璃的声音不大:“南哥,我爱你。”

  努力让自己镇定,耗费了南城所有的力气,他转过身,微笑着说:“傻丫头,你还小呢!好了,去上学吧,晚上我还要吃你做的饭呢!”琉璃摇了摇头:“金总已经把我解雇了,她让我今天白天务必离开……南哥,我不知道你有老婆。我妈妈接了活儿,可她身体不好,我就自告奋勇代她来了,我没有提前告诉你,我……”

  南城转过身,把她搂在怀里。她要走了,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知道,让她做个骗子好了,也让他在以后的日子中,能够有责怪她的地方。琉璃是个好女孩儿,她那么美好,应该有自己的爱情,也应该有对未来的憧憬。而他,在现实中摸爬滚打的一根老油条,拥有她,将会害了她一生。

  金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尽量减少应酬,想要多陪陪南城,南城也淡淡地接受。可是,每天下午放学后,他都会来到那所高中门口。看到那张少女的面孔,混在跟她同龄的女孩儿中间,他笑了,然后哭着离开。

  琉璃,只要你好就好。

  作者:美川

  

上一篇:读懂生活_1200字_作文

下一篇:读《窗边的小豆豆》有感600字_读后感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