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其分也 >

像风一样自由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天之高也网

  1.

  我遇到刘小东的时候,是我最自由的时候。

  那时我刚从老陈身边逃出来。

  我二十岁,跟在老陈身边十五年,从未蓄谋离开他。哪怕是他亲手将我拽入另一条不堪的命运轨道。

  我记得那天,老陈在贵州刚谈了一票大的,出了五个货。

  回去的路上,他停车去买烟。就是那个时候,我看着老陈远去的微微发福的身影,收音机忽然切到了一首歌——许巍的。

  我像风一样自由,就像你的温柔无法挽留。

  ——然后我就打开了车门。

  ——如果没有爱,那我就要自由。

  2.

  随身带的小包里只有几十块钱。我没有手机,也没有身份证——老陈绝不会让我有任何与外界有关的物品,他虽与我亲密,却依然保持着这一行的谨慎与戒备。

  但我还是跑了。

  我迅速地打了一个车,确定远离老陈后便停下,接着颠颠簸簸来到了雅安——四川的一个小城,用了三天。

  其实并没有说起来那么顺利,这三天来,我遇到了无数白眼与拒绝,虽然这是我这辈子最常遇见的东西。终于有一个运煤渣的货车司机愿意搭我出省界。

  路上,他的一只手突然攀上我的大腿,不断抚摸试探,我没推开,也没躲避。

  没有办法。

  要是再进一步,就拉开车门跳出去。我在心里给自己划着底线。

  索幸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下车的时候,煤车司机还有些不好意思——终究是个普通男人。

  “姑娘,好好保重自己。”

  他递过两百块钱,我面目表情地接过。这轻飘飘的纸,总是不嫌多的。

  3.

  我就用这两百,在雅安捱了一个月。睡觉好办,火车站车站桥洞换着来。幸好是夏天,不至于被冻着。

  只吃馒头和凉水。用二十块钱在批发市场买了一条裙子和内裤,每到半夜,就在河边洗澡换衣。

  但一个月后,我还是彻底身无分文。

  4.

  我接着就遇到了刘小东。

  这是我这辈子遇到的除了老陈外第二个愿意养我的男人。但他和老陈大不相同。

  5.

  我和刘小东的相识,可以说是相当不堪的。

  那时我已经两天没吃任何东西,胃里利爪抓挠地难受。

  街上包子和煎饼的气味将我脑袋绞得死死的,因此,在路过一家连锁超市的时候,我决定冒个险。

  我在卖饼干的货架前转悠着假意挑选,忽然注意到身边有个年轻男人一直盯着我。他留个平头,个子不高,衣着朴素,甚至有些青涩的意味,看起来是个老实的人。

  我转过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他尴尬地冲我一笑,很蠢的样子。

  我趁他走开,立马将一条饼干塞入裙底,夹在大腿中,小心翼翼地挪动着准备出去。

  6.

  终于过了收银台,在我马上就可以出超市门填饱肚子的时候,一双手沉沉拍在了我的肩上。

  我吓得一个哆嗦,饼干就啪地一声落在地上。

  是超市的保安,制服就快箍不住啤酒肚,满脸油腻。“小妞,光天化日偷东西,胆子不小啊。”我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被拉扯着到了保安室。

  一进门,狠狠攥着我的中年男人就兴奋地嚷起来:“小东,眼神儿不错啊,刚上班就抓到一个女贼。”

  我抬头看去,刚才货架旁的年轻男人正低着头坐在椅子上。

  便衣保安,钓鱼执法。我一下子便明白了。

  没想到,离了老陈,我居然这么没用。我恨恨地想,死死盯着眼前这唯唯诺诺的男人。

  砰的一声,我的膝盖突然一阵剧痛。身后的肥猪踢了我一脚,我一个不稳就摔在地上。

  “做贼还这么猖狂,真是个婊子!”唾沫喷在我脸上,我抬手重重地抹掉。

  “小东,走,带这婊子去经理室,你拿了奖金可得记得王哥我啊。”

  面前这个名叫小东的男人终于有了一点动作。他飞快地瞥了我一眼,然后从裤子里掏出几张红票子。

  “王哥,能不能给我个面子,放了这个姑娘。”他把红色往胖保安的手心里塞。

  “哦,明白了。”胖子眼珠子一转,露出会意的猥琐笑容,“你小子,没想到心思这么坏。那这妞就交给你了。”

  胖子满意地把钱揣进兜里,转身掩上了保安室的门。

  7.

  屋里陷入尴尬的寂静。

  我还吃痛坐在地上。

  “为什么偷饼干呢,又不值钱的。”良久,害我被捉住的罪魁祸首终于开口,“我叫刘小东,你呢,什么名字?”

  “陈小雨。”我机械地回答。

  “普通话?”刘小东眉毛一挑,怔了一怔,“你不是四川人啊。”

  我没有再应声,紧抿着嘴巴不开口。

  我是禁不起盘问的,多说多错,更是绝对不能进派出所。一定要搞定这个男人,让他放了我。

  我快速地思忖着。

  “走吧,去我住的地方休息一下。”刘小东蹲下来,深深叹了一口气,静静注视着我的眼睛。

  我忽然有些恍惚,分不清这老实的面孔诚恳的语气是伪装还是真实。

  可我还是莫名其妙听了话。一如多年前莫名其妙信任着老陈。

  于是我跟他来到了他的出租屋。

  8.

  一进门,刘小东就把我领到卫生间门口。

  “陈……小雨,进去洗个热水澡吧。”他叫我名字的时候居然有些害羞,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觉。“将就用我的毛巾吧。”

  我依然沉默,顺从地关上门。

  暖黄的灯让人头脑昏沉,我已经一个月没感受过热水流在身上的温暖,尽管现在是燥热的七月,我依然贪婪地渴求着这温度。

  就想化在这水中,什么也不去想,过去,以后。

  可是当我摸到满身的旧疤新痕,还是下意识地一激灵。

  不得不想起老陈。

  9.

  第一次见到老陈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我的救世主。后来我常常想,这第一眼的误判,是对还是错。

  那个时候我才五岁,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前一天还有一群面容模糊的人簇拥着我唱生日歌,蛋糕上闪着火光的五根蜡烛晃得我眼花。

  第二天就什么都变了。

  应该是和某个人一起走在街上的,等我再醒过来,就被塞在了汽车后备箱里。

  黑暗中,我的脑袋昏昏沉沉,双手被反绑,只有身体恢复了一点知觉,可以感觉到挤在我身上的软软的触感。还有其他人。还是热的,不是死人。

  我想开口呼救,想挣脱绳索,却没有一点力气,恐惧被困意打败。

  我在颠簸中,梦到了前一天的情景,生日蜡烛的火越烧越大,后来直接化作一条火蛇,吐着信子往我眼球上扑。

  接着我就醒了,后备箱被打开,光线刺眼。

  我眯着眼睛适应了好久,就看清了老陈的脸。

  这时的老陈还治疗癫痫病哪种哪种药好是小陈,二十五岁,棱角分明的脸庞,戴一幅细边眼镜,斯文的书生气与温厚的正直感在他身上并存。

  以我五岁的感知力,他是个好人。

  我用尽力气往他身上扑去,把他狠狠撞倒在地。

  我摔在他的身上,正对着他的脸,他痛得眉头紧皱。

  “叔叔,对不起。”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就流了出来,一滴滴打在老陈脸上,打得他满脸复杂的惊愕。可我心里却是不难过的,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安全感。

  “死丫头!”一个中年女人尖利的叫声穿过我的耳膜。随即我就被扯到地上,高跟鞋接二连三踢在身上。

  叔叔,快抓住这个坏人啊。我疼得说不出话,在心里默默祈祷。

  可我接下来就听到了女人谄媚的嗲音,“陈哥,你没事吧,快起来看看,这次有四个货。”

  我的救世主,嗓音低沉,像电视里播新闻的那般磁性。

  ——“这个女孩儿,怎么醒了。”

  10.

  回忆被轻轻的敲门声打断。

  “陈小雨,我找了件我的衣服,挂在门把上了,你洗完凑合穿吧。”刘小东的脚步声渐渐走远。

  我擦干头发,套上他的t恤,正好可以当裙子穿。鼻息是淡淡的肥皂味,和着男人特殊的体香。我想了想,还是没穿上换下来的脏内裤。

  “过来吃点东西吧。”刘小东楞楞垂下眼,不敢看我。

  桌上是一大碗热气腾腾的西红柿鸡蛋面,我风卷残云吃完,末了呼噜噜喝完汤。刘小东就拉把椅子坐我旁边。不住地絮叨着“慢点吃,慢点吃。”

  这句话一下子就冲破记忆和老陈重合,这是他对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在悄悄塞给我糖果或者鸡蛋时,面无表情地叮嘱我,慢点吃。

  想起老陈,我的鼻尖心头都是一酸。

  “吃饱了吗,不够我再去煮。”刘小东见我泛起眼泪,连忙扯过两张卫生纸。“饱了就去我房间睡一觉,我得赶回超市上班了。”

  我接过纸,一声不吭,满脑子都是老陈,老陈。

  11.

  刘小东默默带上门出去了。我躺在他的床上,被他的味道包围。

  肚子很撑,胃里的食物一阵阵往上涌,但我还是想一直躺着,变成一块石头。最好睡着过去,最好做一个好梦,梦里没有老陈。

  12.

  老陈是一个人贩子,活动在云贵川地区,目标是儿童。

  所有的城市、村镇,都被灰色的阴影笼罩着。老陈是这地下巨网上贪婪的蜘蛛。

  近些年来,老陈只做出货的生意。一个个身影潜伏在黑暗中掳走小孩子,再向上一层层送到老陈手里,老陈是一个中转站,再把孩子卖到需要孩子的地方。

  但在以前,老陈还要做更丧心病狂的事情。

  他手下有一堆孩子。

  健康的年龄小的男孩大多能被很好卖出去,卖不出去的孩子,还不会说话的就一直喂安眠药由同伙中的妇女抱着乞讨,这样的孩子一生大多时候都在沉睡,活到几岁便会夭折。会说话的孩子,要么弄残,要么弄伤,扔在街边车站给老陈要来一张张零钞一枚枚硬币。

  13.

  我本来应该成为这些孩子中的一个。

  但是老陈留下了我。

  14.

  被老陈买下的那天,我就见识到了他的残忍。

  那次和我一起被送到老陈面前的,还有三个孩子。都是女孩儿,不好卖。

  老陈和另外一个五大三粗脸上结一条长长刀疤的男人,把我们带到一个仓库中。

  大门吱吱呀呀嘶鸣着,随后砰地关上,发出沉重的撞击声。

  头顶是一排排黄炽灯。

  “陈哥,现在处理吗?”

  老陈轻轻点点头。

  刀疤脸就操起一个扳手向我们走来。

  一个年龄最大的小女孩儿绷不住,抱着他的腿哭着求情,但是没有用。

  她的膝盖被径直敲碎。

  下一个女孩,又下一个女孩。

  我紧闭着眼睛不去看变形的肢体,她们凄厉的惨叫和断骨的声音还是吓得我抖个不停,鼻腔被腥甜的血沫儿充溢。

  “等等,这个女孩儿,就算了。”老陈叫住了向我走来的刽子手。“看她机灵,应该会讨钱。”

  我很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感觉,即使过了十五年,从前的记忆都模糊得只剩一个梦,当时劫后余生的庆幸依然清晰如昨。

  后来的几个月,我们一直被关在仓库里。女孩们被敲断的腿感染流脓,发出阵阵恶臭。就算好不容易结了疤,也会被用小棍子撬掉,冒出黄水,故意要让伤口看起来触目惊心。

  刀疤脸一直守着我们,老陈偶尔会来看一下。

  五岁的我,第一次知道恨的感觉。

  我恨刀疤脸。我也被另外三个女孩恨着,因为我没有承受和她们相当的痛苦。每天我都在仇恨的目光中心惊胆战入睡。

  但我搞不清我恨不恨老陈。他这么可恶,但当我被锁在仓库时,每天盼着的,除了家人,就是他。

  到现在我已经把我的父母忘得一干二净,甚至连我的名字我的家乡也随时间抛入尘土。可是老陈却日日加深在我心头的烙印。

  也许我从扑向老陈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只能当一个贱人。

  15.

  …………

  16.

  后来我还是在刘小东床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窗外悬月如钩。

  很久没睡得这么久过,我起身下床,赤着脚走到客厅。

  果然,刘小东在沙发上睡得正熟。

  我蹲在地上,在黑夜中凑近了瞧他。

  普普通通的脸,还带点稚气,估计不过二十来岁。眉毛淡淡的,眼睫毛却是又浓又密,像个小孩子。

  似乎有所知觉,他的眼皮微微跳动一下,就睁开了眼。

  随即他又噌地坐起身来,估计被我吓得不轻。

  我忽然就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刘小东,别开灯,跟我说说话。”我蹲坐上沙发,把下巴放在膝盖上,对他说。

  “好的,好的。”他呆呆答应,我注意到他这次用了普通话,夹杂着四川口音,有点好笑,有点可爱。

  “就说四川话吧,我能听懂。”

  “好的,好的。”他立马又改成川音。

  “为什么要帮我这个贼。”我好奇地问。心中却在想,为什么救了我却不图色。

  “我不知道,就是想帮你。”他说话声音很温柔。“你要是很困难,可以一直住我这里。”

  “行。”反正我也无处可去。

  “可以靠一靠你吗?”我看着身边瘦弱的身影,没来由地想要依靠,没想到除了老陈我还想依靠别人。

  “没事。”刘小东说是这么说,当我的头靠在他肩膀时,我还是能感觉到他身体一僵。

  后来我们便这样睡着了。

  17.

  我就厚脸皮地在刘小东家里住了下来。

  不得不说他是一个温暖的人。

  一日三餐都会亲手给我做好,洗完碗再赶去上班。

  “所以为什么要当便衣保安,你一点都不适合。”我翘着腿瘫在沙发上,监督着刘小东给我削苹武汉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好果。

  “没办法嘛,我没文化又没力气,老乡介绍了这个活。”他憨憨笑着。

  “那你这么心软,能抓几个贼啊。”我用脚轻轻踢踢他的腰。

  “只是对你。”刘小东把苹果递给我,还贴心地递上卫生纸。“其他人,我不仅要盯着他们偷东西。有些不偷的人,我都要引着他们下手。没办法,不这样就没有奖金拿。”

  “怎么个引法?”我嚼着苹果含糊不清地问。

  “就是——就是引嘛。看到单独一个人,就走到他身边,故意给他看见我偷东西。然后大摇大摆走出去。很多人都禁不起要学我的。哦豁,这下不是贼都变成贼了。”刘小东说完有些不好意思。“是不是觉得我很坏啊。”

  “是啊,你这个坏东西!”我抬脚就踹了他一下,他只是瓜兮兮地傻笑。

  18.

  和刘小东一起生活的日子,是我这辈子除了前五年外最轻松的日子。

  以前和老陈在一起,我从来没这么自由过。

  老陈总是死死锢住我。

  除了没敲断我的腿,我还是和许多被拐来的孩子一样。一样每天被赶在天桥上大街上去乞讨要钱,一样吃着永远吃不饱的饭维持干瘦的身形惹人同情,一样永远被打手盯着没有自由。

  但老陈对我确实也有不一样。他经常面无表情地悄悄塞给我吃的,也从不让我穿脏兮兮的衣服。

  老陈总是在外面忙“生意”,偶尔会来我们“小组”看一看。每次他回来,我就可以逃离身边残疾伙伴如针的视线,偷偷跑去老陈的房间。他的被窝永远是暖暖的,我就挂在他身上睡觉,他一动也不动。

  老陈对我的态度,一度让打手们传言我是他的私生女,并带着对我也客气一点,即使我没讨到多少钱也不打我。

  我为老陈特殊的关怀沾沾自喜,殊不知这一切都是畸形的渴求。

  19.

  就这样过了七年。

  我长成了一个大孩子,除了缺乏营养又矮又瘦,还算健康。

  老陈手下的孩子已经换了好几批了。长大的孩子惹不起人们的同情,就被随随便便处理在了某条河里。

  只有我还留着,依然被监督着要钱。

  有一次,在街上,我拉着一个男人的衣角乞讨,男人滴溜溜转着眼珠说让我和他回家拿钱。

  那时我什么也不懂,一听有钱就傻乎乎跟着。直到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被拉扯着脱下衣服。

  远处盯梢我的打手冲出来带走了我。

  回据点的时候,正碰上老陈风尘仆仆赶回来,眼角是说不出的疲惫。他什么也没说,扯着我的手把我带到他的房间。

  “你怎么这么蠢?”老陈的声音里是难以抑制的怒火。

  我还懵懂,知道自己闯了祸,却不知道一向沉稳的老陈为什么如此激动。

  “你不许这么蠢!”老陈忽然啪地给了我一个耳光。

  我惊呆了,这是他第一次打我。我虽然不少看见他虐待别的孩子,但是却从来没被他凶过打过。

  豆大的泪滴就落下来,我咬着嘴唇不敢哭出声。

  “你还哭!你还有脸哭!”老陈解下皮带往我身上抽着,至此我满身的伤痕有了开端。

  皮肉被撕开一样,先是发热,再是火烧的剧痛。我看着眼前疯狂的老陈,依然是文质彬彬的脸,像个老师,却又像个屠夫。

  他又往我身上抽了几下,我疼得一阵哆嗦。

  忽然下体一阵湿热。

  尿了吗?我的心沉沉坠了下去,不想在老陈面前做一个邋遢肮脏的乞丐。我惊慌失措,眼泪流得很更急,下身的液体却源源不断,甚至顺着裤管滴了下来。

  老陈终于停下了殴打,死死盯着地面。

  我绝望地垂下头,却发现地上的液体不是透明,是红色。

  20.

  “去洗澡。”老陈抱起我走向浴室,异常温柔。我被突如其来的转变弄得不知所措。“我……我要死了吗?”我缩在老陈臂弯里发抖。

  “不是,你是个大姑娘了。”老陈帮我调好热水就走了出去。“别害怕。”他扶扶眼镜。

  我蹲在地上,死命扭着头去看刚刚被老陈抽过的伤口。红色和紫色交错在惨白的皮肤,一点水也不敢沾,钻心的疼。

  下面还在不时滴着血,但是不痛。我甚至想如果这样流完血死掉,也比被老陈打来得痛快。

  胡思乱想的时候,老陈打开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干净的内裤和一个方块样的物体。

  我微微后退一步,目光有意地看向身上的伤口。

  果然,老陈顺着我的视线看去,眼里弥漫起心疼与愧疚。他还是关心我。

  “这是卫生巾,我教你用。”老陈拆开方块耐心地帮我展开黏在内裤上,再用浴巾把我身上的水吸干。

  我看着认真的老陈,心里涌过异样的感觉。虽然他从小对我特别照顾,我和他却几乎没进行过对话。给我新衣服和糖果的时候,他都是一言不发的,说得最多的便是让我慢点吃。我钻他被窝的时候,他也从不会出声安慰我。

  “傻丫头,想什么呢。”老陈叹了一口气,轻轻把我横抱起来。他的手不小心带过我腰上的伤口,我嘶地吸气。他的眉头紧紧皱住。

  把我放在他的床上,老陈帮我细细擦了药,接着也躺了上来。

  我只穿着内裤,光溜溜地贴在他身上,一如五岁的时候。

  “给你取个名字吧。”老陈用手来回抚摸着我的头发。“跟我姓,陈小雨怎么样?”

  我急急点头,嘴里却说不出好,我实在还没习惯跟老陈对话,虽然我如此依赖他。

  “我记得刚刚认识你的时候,你才五岁,我二十五,干这个已经好多年了,却是第一次——同情。”老陈喃喃自语。“当时你扑在我身上,眼泪下雨一样一直流。”“小雨,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为什么偏偏对你心软了。”“你恨我吧,想回家吗?可我不能放你走的。”

  “我不想走。”我连忙说着,往老陈怀里又缩了缩。

  “以后别去要钱了,就跟着我。一想到今天的事,我就气。不许你再接触其他人。”老陈狠狠捏着我的下巴。

  我看着他的脸,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什么变化。是普通的五官,却组合成最好看的样子。怎么看他都是一个温柔的好人,可他为什么偏偏不好呢?

  我呆呆想着,用手指来回摸着他腮边的胡茬。

  “陈小雨,我是把你当成女儿了吧。肯定是这样,我比你大了二十岁。”

  “你也长大了,以后不许再跟我一起睡。”

  我无言,抱他抱得更紧。

  21.

  …………

  22.

  “陈小雨!发什么呆呢。”眼前冒出刘小东的傻脸。

  我抬起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已经流了满脸。一直蜷缩在沙发上,小腿传来阵阵钝麻。

  “真是应了你的名字,哭起来跟下雨一样。”刘小东扯来纸巾轻轻擦拭着我的脸,“乖,来擤擤鼻涕。”

  我忽然有种莫名的冲动,一把抱住了刘小东,这个笨男人。

  “陈小雨,没有过不去的坎。”刘小东身子一顿,更紧地抱住了我,还说起俗气的傻话。

  “你就这么蠢吗,为什么从来不问我的事。”我喃喃发问。

  “你有什么过去跟我没关系。”他一下一下轻拍着我的背。“我就想照顾你,想照顾你一辈子。”

日照癫痫病要治疗多久  “一辈子,你是傻子吗?”我被他的话逗乐了,心底却涌起沉痛的悲凉。

  “小……小雨,我喜欢你的。”

  我松开抱他的手,定定看着他。他的耳朵红红的,似乎没有说谎。

  也许遇到刘小东是天意,我正好可以选择不同的命运,我想,就这样子跟他一起生活,会很幸福的吧。

  于是我吻住了他的嘴。

  他慌乱地回应着我,笨拙地伸出舌头在我口中探寻。

  我任由他小心翼翼地把我在沙发上摆好,拆礼物一样脱去我的衣服,胸罩,内裤。

  我闭着眼,眼前却还是闪过那张脸。

  “小雨……”暖热的嘴唇拂过我的全身,我遍布的狰狞的伤疤——全是老陈的印迹。

  23.

  很久很久的爱抚。

  亲吻。

  刘小东很温柔。

  窗外下起淅淅沥沥的雨。打在雨棚上,叮咚叮咚。

  可我,却一片干燥。

  “小雨,没关系的,我不只想和你这样的。”他亲亲我的额头。

  “对不起……”我侧过身缩成一团。

  “没事的。”他给我盖上他的外套。

  我闭上眼睛,依然是那个身影。

  老陈……

  24.

  从十二岁开始,老陈就把我带在身边。

  他很谨慎,从来不坐交通工具,怕留下身份信息。

  老陈和刀疤脸,常年开着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在城市与深山往返。还带着我。

  刀疤脸对我是颇有微词的,可他不敢反对老陈。

  直到现在我也很好奇,我对老陈一无所知。

  我只知道他十多岁就开始做这丧心病狂的交易。只知道他手下有很多爪牙。

  可我不知道他的故事,他如何网罗如此多穷凶极恶的凶徒。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刀疤脸叫他陈哥,他让我叫他老陈。

  25.

  跟了老陈三年,他从来没有让我见过交易的现场。我也不想看。

  每到一处,老陈最首要的事,就是把我安置在房间,然后出去把手浸在鲜血中。

  其实至此我是终于有了一点自由的。

  每次老陈和刀疤脸出去,我都有无数的机会逃跑,后来我常常想,那个时候跑出去了,我是不是会过得比现在好一点。

  我只需要溜出房间,找到公安局。

  也许我还可以见到我的父母亲人,也许我会重新拥有社会身份,也许我会读书上大学。更重要的,也许会有很多可怜的孩子,摆脱炼狱。

  但我什么也没有做,我每天都乖乖窝在房间学着认字,老陈每晚都会教我。

  我舍不得老陈。

  更不想老陈被抓起来失去自由甚至生命。

  我是个恶毒的帮凶,是个贱人。

  26.

  直到十五岁,我麻木的生活有了转折。

  老陈又带回一个女孩。

  只有七八岁,眼睛大大的,穿着精致的裙子,像洋娃娃。是个城市的女孩儿。满脸无辜与惊恐。

  那晚老陈敲开房门,我照例欣喜地扑上去,就看到了他身边的这个小女孩。

  “小雨,今晚让她跟你睡吧。”老陈缓缓开口就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我仰着头看他,已经三十五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胡茬越留越深,鼻翼至嘴角隐出浅浅的两道痕。

  陪了我十年的老陈啊,占据了我全部的生活的老陈,又带回一个女孩。

  他是个冷血的魔鬼,我不信同情还会上演。

  我以为我会是奇迹般的例外。

  27.

  我无法控制地大声尖叫起来。

  漂亮的小女孩儿被吓得哇哇大哭。

  出乎意料的,老陈没有嫌恶地离开,甚至没皱一下眉头。

  他把小女孩推到门口,然后关上门,紧紧抱住了我。

  我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刚才的嘶吼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我软软地瘫在老陈怀里。

  “小雨,小雨,冷静下来。”老陈一手拍着我的背,一手摸着我的头顶。

  “你又同情人了吗?你把那么多小孩弄残弄死的时候怎么没同情?”我拼命质问,出口的声音却又抖又细。

  “小雨,不是这样的。这个孩子,哭起来很像你。我……我下不了手。”

  “下不了手?”我不禁想笑。“像我?我又矮又土,她会像我?”“还是——你就是觉得她漂亮?”“是因为我长大了吗?”“你就是——只喜欢小女孩吧。”我终于抛出了压在心头长久的石头。

  “小雨……我是个坏人,我是个变态。”老陈突然就哭了,眼泪使镜片蒸腾起一股白雾。“可是这么多年,我的变态,只对你啊……”

  我的心一下子揪起来,羽毛划过的痒。

  我努力踮起脚尖,覆上他的嘴唇。

  ……

  老陈粗糙的手在我全身游走,扎人的下巴掠过我的耳垂、脖颈、乳房。一直向下,到小腹。

  “小雨,小雨……”他不断叫着我的名字。

  我就在撕痛中开出潮湿的花朵。

  28.

  或许,除了老陈,再没人能让我想要绽放。

  哪怕,是这么这么好的刘小东。

  29.

  “小雨,来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了。”刘小东低声唤着我。“别想那么多,我去给你煮排骨汤好不好。”

  我木讷地点点头,却一动不动。

  我侧躺在沙发上,努力把自己越缩越小,除此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我死睁着眼,看着刘小东无奈地叹口气,去卧室抱来被子盖在我身上。

  我看着他吻了吻我的脸颊。

  我看着他一步步走向厨房,传来流水剁肉开煤气的声响。

  心底好像有个零件松动了一块。这样不好吗?

  为什么这么没出息,为什么还要想老陈。

  为什么这么离不开他还要逃跑。

  30.

  也许我有病,当然,老陈也有。

  31.

  我不晓得老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

  可能是从我们的分歧开始。

  我不想老陈再干肮脏的事情。

  我以为我和他是亲密的,或许可以左右他的决定。

  可是只是刚试探着说出一句“收手”。

  “你知道什么你就教训我!”老陈掐住我的脖子,脸上的肌肉因为愤怒而绷紧,额头是深深的皱纹。

  我呼吸不过来,死死扳开他的手。

  “陈小雨,你只需要乖乖跟着我。”他粗暴地咬住我的嘴唇。双手探进我的内衣。

  我急促地想躲,只是被握得更紧。

  “你是不是想离开我?”老陈直视我的眼睛,咬着牙发问。“你就是想离开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死命摇着头,我怎么可能会想离开老陈。

  “我不信,我不信你不恨我。”他的手在我身体游走,到腰间的时候,狠狠拧了下来。

<北京最好的癫痫医院 p>  我痛得流出眼泪,我想叫他停下,可我说不出话来。

  “你给我跪着。”老陈用力摁住我的头。

  至此,老陈再也没有对我温柔过。

  32.

  后来是长达好几年的拉锯战。直到我偷偷离开,也未能与老陈何解。

  33.

  “为什么非要做这种事情?”我一次次质问他。

  “你装什么好人?你同情过小时候跟你一起要饭的残疾乞丐吗?你从来没有同情过。”老陈一次次反驳。

  我无语。是啊,我冷血自私,跟老陈是一样的人。

  可我还是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在社会的背阴面苟且偷生。

  “你赚了这么多钱,收手好不好?我们随便去到哪个小镇,就每天生活在一起。”

  我轻轻扯着老陈的衣袖。

  “你懂个鸡巴。”他忽地就抬手给我一个耳光。“我想退,我上面下面一堆人不想退。你以为可以说撤就撤?链条断了,我也会被当成零件处理。”

  我怔怔看着老陈,他也有身不由己。或许这就是我最下贱的地方,爱他爱到丧心病狂三观尽毁。

  34.

  后来老陈把手下的一群残疾小孩和乡下来的妇女交给了刀疤脸,让他们继续将钞票从城市的骨髓中吸出。

  他只负责转手健康的孩子。虽然这并没有本质的不同。

  可我开心了许多,总觉得梦幻泡影,也许可以触碰的。

  “你看,只要你不想,也可以不做。”我赤裸着身子,躺在老陈腿上,闭着眼漂浮在他吐出的烟雾中。我喜欢沾上他的烟味,似乎这个时候我们终是一体。

  “脱不了身的,脱不了身的。”老陈含糊地重复。“一个人脱身,一堆人受威胁。除非进监狱,要么死也行。”他的声音逐渐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你千方百计让我收手!你就是嫌我脏!你就是想过外面的生活!”烟头狠狠地按在我小腹,一股蛋白质烧焦的诡异香气传来。

  我忍不住大叫,疼痛崩断了神经。

  “你承认啊!你承认啊!”老陈把我压在身下,粗暴地进入,再粗暴地碰撞。

  我咬着嘴不说话,任凭野兽驰骋。

  35.

  后来这样的对话进行了无数次。

  我总是忍不住就说出一起离开的话。而老陈,每一次都回应我更深的伤痕。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自己讨来疼痛,也许我是对这个游戏上瘾,且乐此不疲。

  “你说!说你受够了我!”老陈从身后狠狠扯住我的头发,下身一次比一次强烈地撞击。

  我就是不开口,屁股和大腿便被扭出片片淤青。

  36.

  有过温情的时刻吗?

  也是有的吧。

  和老陈一起吃过的每一顿饭,抱着睡过的每一个夜晚。

  我眼看着他越变越老,短短几年冒出不少白发,眼睛是藏不住的倦怠,就连身形也微微变胖了。我的老陈,四十岁了,确实是一个中年人。

  “小雨,你还这么年轻,你真的甘心吗?”老陈捏住我的脖子。

  “那你呢?你爱我吗?”我艰难地问。十五年来,我都被这个问题搅着脑浆,却是第一次问出口。

  “你觉得呢?”老陈的手松开,我终于可以大口喘气。

  没有我想要的答案。

  没有我想坚持的理由。

  我忽然就不甘心。

  “睡吧,小雨。”老陈难得地没有计较,若是从前,他必定像被踩住尾巴的猫,非得让我说出不会离开他的话。

  可能,爱不爱我这件事,让他没资格理直气壮折磨我。他心虚了。

  37.

  所以才想要离开的吧。

  每个人都会因为突如其来的念头做些以后会看不懂的事情。

  我想试着挣脱。

  我想像风一样自由。不对,其实我是想,我和老陈两个人,像风一样自由。

  38.

  …………

  39.

  我将思绪拉扯回来,又回到了刘小东的出租屋。

  眼前还是刘小东。

  至少可以肯定,刘小东是爱我的。

  老陈?他对我什么感觉,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40.

  一旦尝试着幸福生活,生活看起来就是幸福的。

  我和刘小东每天拉着手买菜散步,过着我想和老陈过的生活。

  41.

  虽然还是没有办法发生性关系,面对着一片干涸,我们默契地越挫越勇,却越勇越挫。

  42.

  我本来以为这样的自由这么好的。

  43.

  直到有一天。

  刘小东去超市上班,我在家里守着祸煲汤。听着咕噜咕噜冒起的水泡,莫名安心。

  “咚咚咚”。

  三下短促的敲门声,接着便是长久的安静。

  久到我以为这只是幻觉,却还是好奇地打开了门。

  ——是老陈。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我俩一起买的,沉默地注视着我,似乎短短几个月便老了好几岁。二十年不变的细边镜框下是深凹的眼窝。我心中泛起阵阵酸楚。

  “陈小雨,敢不敢跟我走?”老陈终于开口,沙哑得很,我不禁想起从前他的声音,那么温厚有磁性。

  还没等我回答,老陈就紧紧攥住了我的手。我低头看下去,皮肤被勒得一阵白,青色的血管鼓出来。很痛,却又那么熟悉,却又有点开心。

  老陈,还是来找我了。

  他对我于我,也永远别想自由。

  44.

  老陈拉着我的手,踩过一层层楼梯,推开安全门,就上了楼顶。

  我们从八层楼往下眺望,树和人都小得不真实,只有水泥大地宽阔扑来。

  老陈依然紧紧捏住我的手腕,我看向他,腮边的胡须深青,一定更扎手了吧。

  “陈小雨,敢跟我一起跳吗?”老陈也看向我,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我点点头。

  心里是许久未有的清明。

  我居然,会因为计较老陈爱不爱我,而离开他,想什么自由生活,想什么刘小东。

  我爱老陈,一开始便放弃了自由。

  我爱老陈,即使不自由。

  “我就知道你敢。”老陈笑了,眼角的皱纹更深。

  “陈小雨,那个刘小东人不错的。你跟他挺好。我的钱,都给你们,密码是五年前,我们第一次做爱的日子。”老陈从衣服里摸出一张卡,把我的手打开,放了上去。

  我的大脑突然理解不过来。每一个字,老陈说得都不快,我就是听不懂。

  这是我的老陈吗?我爱的老陈,自私决绝,让我痛苦,让我疯狂。我爱的老陈,就该拉着我马上跳下去,给我最后撞击地面的极致的疼痛。让我禁锢,把我征服,完全不用在意我的想法,因为我的想法就是爱着老陈再被他折磨。

  “小雨,再见,我爱你。”我还没理清脑海里过多的线条过多的词句,老陈就一撑手迈过了楼房边缘。

上一篇:这样回你微信的人,就是瞧不起你_散文

下一篇:天津爆炸七日祭:愿不再用生命换来教训_经典文章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